半瓶枇杷鹿

这里沙漏/赤司本命/最近沉迷凹凸并且不想自拔/主嘉吹瑞吹/其实还是个全员厨/瑞嘉瑞 安雷安 帕佩不逆 其余杂食/UNDEAD 零厨 老人与狗 不拆不逆 继续杂食/

【安雷/完结章】钻石王座(24-25)

!!!!通过买买买来表达对太太的爱

离酒:

24.


 


 


雷狮不要安迷修的道歉。


他不需要安迷修的任何承诺,不需要他遵循什么骑士道,他只要安迷修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,这样便可。


他在很早之前就说过了,安迷修这样的性格迟早会为他惹来大祸,可那又怎样,谁让他是安迷修。大概这种壮烈的英雄式牺牲方式,在安迷修决定遵循骑士道那一刻,他就开始预知到了。


雷狮沉默良久,久到连格瑞都忍不住问:“接下来,你要怎么办?”


“我要去15区一趟,”雷狮垂着眸眼轻叹,“我还是不信他会死。”


“可据我所知,15区已经被清场了,现在那里,什么都不剩了。”


雷狮没有正面回答,倒是反问了一句:“格瑞,如果你的伴侣失踪了,你会怎么做?”


“我会找他。”格瑞说,“无论天涯海角,都要把他找回来。”


“那么我便一样。”


——或许安迷修现在正在某个角落等待着我呢?


 


告别格瑞之后,雷狮驾驶着飞船前往15区,毫无悬念的事情是,他一无所获,曾经战斗过的痕迹也早已消散,在这片寂静神秘的星际里,他捕捉不到一丝有关于安迷修和团子的信息。


雷狮一直都很热爱这片宇宙,甚至企图想要征服它,可此时此刻当他站在驾驶舱内、面向着这片浩瀚星海的时候,他却发自内心地感到渺小和孤独。


宇宙那么广袤无垠,变化莫测,那他的安迷修到底会在哪里。


卡米尔站在他的身边,说:“大哥,什么都找不到。”


雷狮毫不意外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
“还要继续找吗?”


“当然,”雷狮思考了一会儿,说,“时刻关注军部那边的消息,再往鬼天盟那边发出悬赏,看其他人是否有线索。”


“好的。”卡米尔应了下来,他不敢问,如果他们一直找不到安迷修,那会怎么办。可能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答案,雷狮或许也只会说,找到直到找不到为止。


雷狮海盗团就这么一边寻找安迷修,一边干着老本行。以前他们就会拦截大商船捞好处,如今他们拥有设备更加先进的宇宙飞船,那更是如此。只是雷狮现在更乐意黑吃黑,那些贩卖人口和毒品的罪犯经常被雷狮他们打得满地找不着牙,而且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通缉犯的原因,自然不可能会报警,可以少却不少麻烦。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勒索一些贪官和黑心商人,干一些走私军火的交易,尽管听上去好像在为民除害,实则上,海盗团们干的也是违法犯罪的勾当。


如果安迷修顺利进入了军部,或许现在在追杀自己的人便是他了,雷狮此时却无比希望安迷修能握着双剑跳出来说:“站住,你个恶党!”


若真的如此,雷狮愿意迎着锋利的双剑而上,拥抱一下对方,并在对方的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亲吻,以倾诉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对他的思念。


 


凹凸行星历2046年10月23日。


这是雷霆号行驶在宇宙中的第12个月,也差不多是安迷修失踪的时长。在这一年多时间内,雷狮在联盟各区辗转,甚至出高价来悬赏有关安迷修的任何信息,有好几次曾经有人为了这高额奖金而来,但每次的结果都是一场空。这些骗子最后的下场都很惨烈,因为他们往往要承受住雷狮的怒火。从带着一丝希望到彻底的失望,再到麻木,雷狮却从没想过放弃。


只是安迷修这个名字逐渐变成了雷霆号上的暗语,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起这个名字,每到深夜的时候,雷狮就会独自坐在驾驶舱的船长位置上,捏着安迷修送给他的指环,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卡米尔觉得这样不行,但雷狮总说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,他把安迷修藏在了心底,倔强地封锁了起来,任谁都不能轻易触碰。卡米尔知道在那看似僵硬的躯壳底下是腐朽成空的废墟,雷狮害怕有人触碰,是因为不想看着这座城的彻底坍塌。


卡米尔只好陪在了雷狮身边,雷狮抱着两个小玩偶坐在那儿发呆,他便在驾驶室里搜集一下最近的消息,发现前不久,格瑞在一场战役中立了功,如今已经成为了很出色的少尉。


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他们那一届的学生都已经毕业了,而且他们现在纷纷在军部出人头地,慢慢地站稳了脚。


想起以前的日子,卡米尔就有些感慨,他回忆着过往,手指就在驾驶键盘上乱摸,摸着摸着就抠到了一个凹陷的位置,他便看了一眼,发现那是个小小的方形凹陷,他的手指小,刚好可以塞进去,可他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。


他随口问:“大哥,这是什么设置?”


听到卡米尔在召唤自己,雷狮一下子回了神,他站起来走到卡米尔身边,弯腰察看了一下那个凹陷,还用手指戳了戳。


“我没印象安迷修有提过。”雷狮无聊的时候把安迷修那个视频给看了上百遍了,内容几乎倒背如流,他确认安迷修没有提过,然后又在脑内回忆了一下飞船原设计图,便道:“可能是飞船自带的设计。”


“这个设计到底有什么意思,也塞不进去什么。”卡米尔说,“没理由吧,设计师不可能想不到这点的。”


“你刚才说……塞东西?”


“嗯。”卡米尔说,“可能是扁扁的小东西?”


雷狮站在那儿,脑子忽然灵光一闪,然后猛地冲了回去拿他的宝贝玩偶。卡米尔转头看到他家大哥把手探进小马玩偶的嘴巴里,掏了一会儿,忽然就掏出了一块芯片来。雷狮拎着芯片跑了回来,卡米尔也跟着站了起来,两人看了看芯片,卡米尔便道:“该不会……”


“试试。”雷狮说着就把芯片放到凹陷位置上,轻轻一摁,发现芯片刚好就卡在里面,近乎完美无缝地贴合了起来。整个驾驶舱灯光便是一闪,无数电路骤变红色,过了十几秒,一切便恢复如常,卡米尔警惕地注视着四周,雷狮指着屏幕,惊呼道:“卡米尔,你看!”


此时的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闪烁的红点,似乎离他们目前的位置有一定的距离,雷狮操纵键盘噼里啪啦地算了一通,红点底下的坐标便随之出现了。


“可能是安迷修。”雷狮沉声说,“他有另一块芯片。”他看着卡米尔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我希望他还好好活着。”


“他一定会的。”卡米尔道。


 


雷霆号朝着红点所在的左边出发了,这艘庞大的飞船孤独地行驶出联盟所在的区域,似乎要被这宇宙给吞没。


雷狮他们经历了数次空间跨越,终究是到达了制定地点,只是在距离红点坐标还有数千米的时候,飞船便停了下来。那大概是一片废墟之海,四处飘散着飞船和机甲的残骸,有一些规模还相当庞大,飞船要是继续前行的话,或许会造成损伤。雷狮便干脆让卡米尔停止继续往前航行,自己驾驶着飞船上配备的小型战斗机继续往前。卡米尔不太放心雷狮一个人独自前往,帕洛斯便跟着一同上了战斗机。


他们俩操纵着小型战斗机,小心躲过了散落的残骸,到达了废墟之海的中心地带。中心地带意外地空旷,似乎是什么不可触碰的领域一般,所有残骸绕着它旋转,不敢造次。而在其中,雷狮看到了相当惊奇的一幕。


那大概是一头巨兽的身躯,庞大而有力,钢铁般的羽翅相互交合,仿佛形成了一个紧紧闭合的赤红蚌壳,巨兽身下摇曳着如同火焰一般耀眼和热烈的尾翼,在这片寂静漆黑的空间里显得神圣而庄严,让人发自内心地颤抖了起来。


“我的天……”帕洛斯忍不住发出感叹,“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?”


雷狮屏气凝神,道:“是荆棘鸟。”


他在书本上见过的,那就是传说中的荆棘鸟,或许是这世界上最后一只的荆棘鸟。


 


雷狮和帕洛斯决定身穿宇航服往前探索,战斗机被调为了无人驾驶模式,静待他们的下一步指挥。


待到他俩接近荆棘鸟真身的时候,才发现这生物是多么的庞大。荆棘鸟的羽翅相当坚硬,帕洛斯试着掰了一下,掰不动,只好用宇航服配置的无线电对讲机道:“老大,我觉得我们掰不开,只能选择其他方式了。”


雷狮拒绝把荆棘鸟的翅膀割裂开来的方式,可是那红点还在不断闪烁着,安迷修很可能就在里面,他很难为。他其实能想象一个壮烈凄美的故事,忠心的鸟儿在爆炸之际为了保护主人,骤变成年体型,并把主人保护在自己的双翅之下,然后他和他的主人被转移到了一个遥远的空间,在那儿没有空气,没有水,也没有一丝养分。


鸟儿死去了,可他还维持着临终前的形态和姿势。他还这样年轻,他是否感到不甘心,是否感到后悔,是否在死去前曾有一刻想起了黑发紫眸的少年。


雷狮不知道团子在生命消亡那瞬间想到的是什么,他希望他和安迷修最美好的一面会永久留在对方的心中,就像他永远只会记得那个毛茸茸又黄澄澄的小鸟一般。


雷狮鼻子忽然一酸,他伸手抱住了冰冷的钢羽身躯,说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他用和团子的身躯相比下算是娇小的手握上了对方的羽翼,“团子,你做得很好,现在……可以把他还给我了吗?”


荆棘鸟仿佛像是听到一般,竟然松开了紧紧闭合的羽翼,帕洛斯目瞪口呆,感到相当惊奇。


巨兽缓慢地展开了双翅,居于其中的是一个冷冻舱。那是机甲附带的救生系统,在高温底下会以救生舱的形式自动把飞行员自动弹出机甲驾驶舱内,如果飞行员的身体受损程度过高,救生舱还会促使驾驶员进入冷冻模式。


而现在躺在冷冻舱里的那位少年,正是那张雷狮在梦中想念了许久许久的人。


安迷修双目紧闭,双手合十放于小腹之上,他好像在做一个漫长而美妙的梦,嘴角隐约还有上翘的弧度。


雷狮慢慢地伸出手,手掌贴在了冷冻舱上面,底下正对着安迷修的英俊的脸蛋,仿佛这样做,他就能真正触碰到安迷修的脸蛋一样。他忽然觉得在他那漫长而茫然的旅途中终于出现了一个节点,而画上这一步的人,便是安迷修。


“你果然在等我。”雷狮喃喃自语,“我的骑士大人。”


 


25.


 


 


雷狮把安迷修和团子一并带回了飞船内。


他拜托卡米尔照顾好团子的遗体,不要让他轻易腐烂,他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可以让团子起死回生,但他深知团子对于许多人来说的重要性,所以无论如何,他都想要尽最后的努力把他给保护起来。


安迷修则被雷狮从冷冻舱里抱了出来,转移到了飞船内部的医疗舱中。雷狮把安迷修脱得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四角内裤,但在给安迷修插上各种管道的时候,雷狮根本没来得及想那么多有的没的。


对于他来说,找到安迷修只是第一步,安迷修一天没醒过来,他就一天都得照看着这家伙。


医疗舱使安迷修的细胞从冷冻安眠模式中逐渐复苏,这一过程相对漫长,起码三四天,雷狮顾不上海盗团的事儿了,只好暂时停靠在89区。那儿有一个旅游业相当发达的星球,同时也是出名的赌城,他由着帕洛斯和佩利四处胡混,自己则天天待在医疗室里和安迷修日夜对望。


卡米尔没有离开飞船,时不时就会进来和雷狮聊几句,催促他吃饭之类的。


雷狮其实不太精通医理,很多东西都不懂,但胜在脑子够聪明,临时看了一些书补救另一下,仿若自己成了半个医生。


如今三天过去,安迷修的状态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,可他还是没有醒过来。


 


卡米尔今天进来的时候,雷狮正在为安迷修按摩手臂肌肉,卡米尔眼珠子一转,看到一旁的显示屏上的指标都颇为正常,但安迷修就是静静睡着,不为所动。


雷狮对安迷修说:“老子很少会这样伺候一个人,你是不是在偷着乐?”他捏着安迷修那结实的肌肉,心想这几天他都把安迷修浑身上下给摸过好几遍了,连那个地方有几斤几两都清楚得很,真不知道这迂腐的骑士怎么还能安然地享受着一个海盗的服务。


“他还没醒吗?”卡米尔问。


“没有,明明心率什么的都已经恢复正常了,可还是不肯醒过来。”


“是脑子里有什么创伤吗?”


“机器检验的结果是一切正常,没有什么创伤。”雷狮的紫眸里染上了一层阴霾,半晌,才道:“算了,慢慢等吧……团子那边怎么了?”


“我找到了合适的培养缸,暂时把他保存在液体里了。”卡米尔不无遗憾地说,“可惜……我实在没有办法让他复苏了。”


“不怪你,你不要自责。”雷狮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吃饭了吗?”


“还没。”


雷狮便干脆让机器人送来营养餐,和卡米尔一起吃午饭,其实他并不觉得饥饿,但他知道卡米尔进来估计是来督促自己吃饭。营养餐的味道很难受,雷狮开始无限想念安迷修给他做的饭菜,他一边吸着营养液一边想,或许他需要学习一下怎么做饭?


不过这念头稍纵即逝,得了吧,让他打架抢劫还行,做饭这种事情,还是等他家骑士醒来再做吧。


他们可以去很多地方,玩很多东西,安迷修怎么舍得不醒过来。


 


在安迷修安静地躺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后,雷狮带领海盗团劫持了一艘运输飞船。那是一艘极度普通的客船,上面的武器装置相当落后,装载的不过是手无寸铁的乘客。雷狮的目的不为钱,只是因为有一位享誉星际的脑科医生搭乘了这一班航次,雷狮只好出面“请”他到雷霆号一趟。


老医生年纪不小了,但精神奕奕,他坐在轮椅上,道:“我可以去帮你,但你要答应我,不能伤害船上任何一位乘客。”


雷狮点头,说:“这是自然。”


然后他主动推着老医生的轮椅,把他带到雷霆号的医疗室内,让他开始给安迷修做检查。在等待结果的时候,老医生忽然问:“小伙子,你俩是伴侣吧?”


“是。”雷狮道,“很明显吗? ”


“虽然我是个beta,还是感觉得出来。”他说,“你们很配。”


雷狮看着躺在那儿的安迷修,笑了笑,“可是我俩老打架和拌嘴呢。”


“他会开心的,你一直以来那么在意他。”


“是啊……”雷狮悠悠地叹息,“是吧?”


老医生给安迷修做了详细的检查,结果和雷狮之前的差别不大,他说:“抱歉,我实在没有办法告知你,他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,兴许明天,兴许一个月,兴许……一辈子。”


雷狮脸上神情淡淡的,手指却以不可察觉的程度地微微颤了一下,他的眸眼底里沉淀了太多感情,有失望有难过也有不甘。


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
在把老医生送回去运输飞船的时候,他道:“那位小伙子的的灵魂或许只是被束缚在了某个地方,如果你努力呼唤他,我相信他是会听到的。”


“嗯,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
 


雷狮的生活重心便又倾斜回海盗团这边,晚上他还是回去看一看安迷修,坐在他身边和他说上几句话。不过雷狮本来就不是话特别多的人,安迷修不和他拌嘴,他一个人说起话来也特别没劲儿。


前段时间雷狮搞到了一块元力矿石,刚好是薄荷绿的颜色,尺寸不大,但可以让他拿来做一枚戒指。他给安迷修测量了一下无名指的大小,又照着安迷修给他做的那枚戒指画了设计图,然后便开始打磨材料。


把哈德钢和元力矿石融合在一起并不容易,雷狮花了约莫个把月的时间,才把戒指给做好,可他拿安迷修的对比一下,就发现自己的做得似乎有点丑,连星星都是歪的。可他手头上的元力矿石已经被他彻底浪费完了,薄荷绿颜色的并不好找,一时之间也没法再重新做一个。


接近完工的时候,雷狮在戒指圆环内侧刻了一行字:“I Miss U”。他默念了好几遍这个句子,感觉自己就像在念安迷修的名字。


I miss you. 我想念你,安迷修。


在安迷修生日那一天,雷狮攥着自己做的戒指走进了医疗室。他先给安迷修洗了把脸,认真替对方刮了长出来的胡子,还捏着那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暗自感叹:如果安迷修不恶心帅的话,光看这张脸确实无懈可击。


“你老了的话会怎样呢?”雷狮自言自语,“我这种人,可能活不到那一天吧。”


他站了起来,握着安迷修的手,说:“今天你生日,我给你送个礼物吧。”说着他把戒指取了出来,认真地套在了对方的无名指上,“你戴上了我的戒指,现在就是我的人了,反对无效。”雷狮便笑了,却笑得有些勉强,半晌,他戳了戳安迷修的脸,道:“喂,就这样接受了的话,也太不像你了吧,双剑安迷修。”


然而无人应答。


本该如此。


 


可当他低头看着那闪耀着盈绿光泽的戒指的时候,忽然难过得呼吸不过来。飞船内的氧气就像瞬间被抽空了似的,雷狮觉得自己几近窒息。直到几滴豆大的眼泪落在安迷修那苍白的手背上,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。


雷狮自从他的母亲去世后就没有再哭过。他很坚强,很理智,知道哭泣于事无补,甚至觉得这种行为浪费精神力气和时间,可他现在却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只能由着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。


这样一点儿都不男子汉,但他崩溃了。


在全世界认定安迷修已经死亡的时候,他依然没有放弃;在经历一年寻找着未知的踪影的时候,他还在咬牙坚持;在真正意识到安迷修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的时候,雷狮终于手足无措了起来。他觉得很难过,他不知道这条道有没有尽头,他想不懂为何他这样骄傲自信的人会感到心虚,大概因为他发现他开始连自己都无法说服了,而在他美丽强大的外壳底下,到底又潜藏了一条怎样的裂缝。


这条裂缝却终于在今日被彻底无情撕裂,撕得血肉模糊,白骨可见。


积蓄了那么久的泪水和情感便于这一刻像洪水般决堤而出,他忍不住跪在那儿失声痛哭了起来。


他的爱人可以拯救他,拯救她,拯救全世界。


但他可以毁灭全世界,却不能拯救他的爱人。


 


安迷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。


他的师父刚才还在打他的手掌心,说他练剑不认真,安迷修觉得掌心火辣辣地疼,但又强忍着痛不敢掉眼泪。过了一会儿,他又看到他的师父跟他说,作为骑士,要对爱人专一、矢志不渝。安迷修坐在旁边擦拭他的双剑,说:“我知道的,师父。”


接着他的师父便蓦然消失,安迷修意识到自己坐在一块石头上,脚边是翠绿的草地和鲜艳的鲜花,身后有人拍他的肩膀,说:“喂,你发什么呆?”


他回过头,看到雷狮正站在自己的身后,一手叉着腰,说:“我饿了,你要不要去做点什么吃的?”


安迷修说:“上哪儿做啊?”


雷狮抬手指了指远方的天际,安迷修发现半空中停驻了一艘拥有巨大机械翅膀的木船,帆已被收下,只剩下双翅不断地扑腾着,带来阵阵微风。


“诶,那是什么?”


“我的船啊,”雷狮说,“你设计的,你忘了?”


安迷修这才想起来,他好像帮着设计了一艘船,不过,是长这个样子的吗?他记不清楚了,很多事都被封存在记忆深处,但他记得雷狮,也记得心底的悸动。


爬上了木船之后,雷狮嚷嚷说要吃撸串儿,安迷修只好在甲板的烧烤架子那儿给他烤了几串,雷狮捧来了大杯大杯的啤酒,安迷修才刚抿了一小口,隔壁的海盗头子就已经把酒给咕噜咕噜地喝光了。


“你怎么不喝?”雷狮推攘着安迷修,“磨磨蹭蹭的。”


安迷修只好说:“行行行,我喝。”


他俩一边吃撸串一边喝酒,时不时干杯,杯子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,甲板一地上都是带着食物残渣的竹签儿。雷狮喝酒的时候豪气万丈,喝到后面抱着酒桶就痛饮起来,安迷修拦都拦不住。他在拉着雷狮的时候摸到了对方的手,发现雷狮的无名指上有一个指环,上面有绛紫流光涌动着。


安迷修便问:“这是我做的吧?你喜欢吗?”


“嗯。”雷狮打了个嗝儿,点了点头,说,“还行,我就暂且收下吧。”他的脸蛋被酒醺得红通通的,嘴唇泛着莹润水光,显得特别可爱。安迷修也有些醉了,他用额头靠上雷狮的额头,觉得很想亲亲他。他瞧见雷狮的浓长睫毛像墨蝶似地上下翻飞,而后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地啄了一下。


雷狮用手指比了个手枪的姿势,戳在安迷修的心脏上,低声说:“bang——”


说完以后他就彻底醉倒,趴在安迷修肩膀上睡着了,安迷修心脏狂跳不止,却也只好把这醉鬼给拦腰抱起来,并带回了他的卧室。


 


安迷修和雷狮顺理成章地生活在了一起,船上还有团子,黄澄澄的小鸟儿,尾羽带点橙红,他总感觉团子快要成长为成年体了,却始终不见他长大。


雷狮掌舵,带着安迷修周游世界,翱翔天际,后来又驶向了更远的比邻星球。当雷狮行驶在星河之间的时候,安迷修正坐在船头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风,他屈起左腿,右腿垂下,耳边能听到飞船的机械机翼扑打的声音。


而后安迷修低下头,看到无数耀眼的星星被船只撞开,它们冒了起来,发出“咚咚”的清脆声音,安迷修伸手一捞,它们又幻化成了细碎的光点,缓缓地腾升到了夜空之中。


安迷修愣了一下,觉得他应该是在做梦,但又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合乎情理。


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知道那个是雷狮。随后那人停在了他的身边,说:“这片星海,很美丽吧。”


“对,浩瀚而神秘。”


“那我们就这样往前探险吧。”


安迷修转头看他,能看到雷狮挂在尖尖的耳朵边上的雷神锤耳坠,绑在乌发上的洁白头巾在脑勺后扬起了优美的弧度。他伸手捏了捏雷狮的耳朵,说:“可是很抱歉,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。”


雷狮愣了,他说:“安迷修,你在说什么?”


“我就直说了吧,你不是他。”


“不,我是。”


“你不是,我很清楚。”安迷修摇了摇头。


雷狮沉默了好一会儿,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的?”


“我在戒指刻了几个字,”安迷修笑着说,“他应该会说,这很土,然后让我给他戴上。”


“好吧,可我也是你想象出来的雷狮,你舍得让我一人留在这里吗?”


“但更重要的是,我真正要找的人在等我。”安迷修忽然站了起来,狂风吹得他的衣摆猎猎作响,青蓝与金黄的双剑挂坠碰撞着像在低声私语,“抱歉啦,我只能是他一个人的骑士。”


他朝船上的“雷狮”挥了挥手,微笑着纵身一跃,瞬间便隐没在了繁星之中。


 


安迷修睁开了双眼,发现自己泡在一个医疗舱的液体之中,身上满是各种管道。他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,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,但他一扭头,便能透过透明的舱壁看到雷狮的脑袋。


那个人在医疗舱旁边的沙发上睡了过去,眼睛红肿,似乎像刚哭过了一场。安迷修无法想象雷狮这样的家伙哭泣的脸庞,如果可以的话,他希望自己不要成为雷狮哭泣的理由。他努力地支撑起自己,奇怪的是他的肌肉的萎缩程度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可怕,大概是因为一直被照料得很好的原因。


从爬出医疗舱到接近雷狮这短短不过数十厘米的距离,安迷修花了起码有三十多分钟的时间,他很小心,尽量不要发出极大的声响,因为他不想吵醒雷狮。他暂时无法站起来行走,只能用膝盖跪在地上前行,身体所经过的地板上留下了一道水渍。


在到达沙发边沿的时候他颤抖着抬起手,才发现手指上面赫然多了一枚戒指,绿色的星星有些歪,可是很可爱,跟打造它的主人一样可爱。安迷修努力地挺直自己的脊梁,他的师父说过,作为一名骑士,要堂堂正正地挺直腰杆做人,在面对越是珍爱敬重的人物的时候,态度就越要端正。


安迷修想让自己成为跟他师父一样谨慎言行的骑士大人,可他不如他师父那般坚强,在意识到自己或许已经沉睡了很久之后,他忍不住哭了。


随后他直起身握上了雷狮那温暖的手,并在他挚爱的伴侣那红肿而轻薄的眼睑上,落下了一个虔诚且温柔的吻。


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的雷狮忽然就回握住安迷修的手,力气大得似乎要把对方的手骨给捏碎。他闭着眼,身子激动得微微颤抖,说:“……是你吗?”


安迷修用沙哑的声音回答:“是我。”


雷狮有些害怕,但还是慢慢地睁开眼,在看到光明的那一刻,他的世界同时也被一抹温暖如春风的盈绿所占据。


不知道怎么的,他忽然就想起在小时候母亲所给他唱的一句民谣——


 


“我所爱的人呐,终于跨越了时间和星海,从远方归来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正文 完






*free talk:


终于写到了这里,暂时就打上“正文完”几个字了。


事实上这个故事并不完整,关于各种后续故事,我决定放到本子的番外,例如团子啊,表白啊,大家关心的标记啊(差点就忘了这个文是abo设定)之类的,番外里的车肯定会开,保证不拉灯不刹车x 然后到了结局的最后还是煽情了一把,虽然前面一直很欢乐跳脱,结果到了后面突变成这样,算是一个高潮,也是情感的升华吧。


一开始写安雷吧,我就想这对真不好写,针锋相对三观不同,在我的文里,他们从互相猜疑互相diss互相利用到互相欣赏再到相爱,其实是一个挺漫长的过程,如果是有空的话我甚至能掰更多,现在这篇文也写了近9W字,在我以前写过的文里不算最多,但也不少了。


铺垫了那么久,终于可以让他们为了彼此妥协而稍微各自往后退一步,又能为了对方的付出抱头痛哭,尽管如此他们其实没有真正地表白过,唉,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安雷吧。爱到深处有些话就不用说了。


在十八九的年纪,他们天不怕地不怕,敢爱敢恨敢作敢当,相信着爱能移山平海,然后,他们真的做到了。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。


P.S.晚上8点放本子宣传 具体消息大家看宣图 到时候也麻烦大家帮我草草热度XD

【断后路】雷安合志《Supernova 超新星》预告

wdm!!!是时候攒钱买买买了!!这这阵容太!!!!

程式:

其实一开始是一时兴起,后来慢慢拉来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,我很开心,也越来越认真。


我想好好地做这样一个本子。


为什么要叫超新星呢,学术一点是这样的:


理论而言,质量介于太阳的8~25倍之间的恒星会在一场超新星爆炸中结束自己的生命。当这颗恒星耗尽所有可用的燃料,它就会突然失去一直支撑自身重量的压力,它的核心坍缩成为一颗中子星或者黑洞——一颗毫无生气的超致密残骸,外侧的气体包层则会以5%的光速抛射出去。
当恒星爆发时的绝对光度超过太阳光度的100亿倍、中心温度可达100亿摄氏度,新星爆发时光度的10万倍时,就被天文学家称为超新星爆发了。


好的,让我来用cp脑翻译一下: 超新星这个东西,是在自己最绚烂的那一刻爆发的,而它留下的残骸则华美而梦幻。


当两个高傲而强大的人碰撞,大约就是这样。




刊名:《Supernova 超新星》


原作:凹凸世界


cp:雷安


预计页数:文本200p↕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漫本60p↕


预计售价:100rmb↕


封面画师:海藤 @ERrrr    


插图画师:伞唔 @雷狮爸爸儿子,儿子!!! 


文阵:程式, @鹤楼 , @〇〇亨利贞 ,纪司 @Psychologen ,白雎 @江桥别雾 ,寒山 @寺枕寒山AKA今天赞美法老陛下了吗 ,  都是假的不存在的       


漫画:纪司,海藤 , 老斧  @午夜dj米老斧  , @驾驶舱 ,十楠,  老豹


guest: @世纪迟不迎 , @RiN , @STARJELLY , @伪目 , @GHOSTnightclub 等(其余保密)




7.10日一宣,敬请期待。


偷跑一张封面草图




超级治愈......!

真っ白な世界:

八音盒ver的这首太舒服了

通宵画彩图本来困死,听到这首瞬间被治愈…………我还能继续………………()

大家520节日快乐~!!